【喻黄】霜夜雨(上)

旋转跳跃闭眼感谢我的清!

融合了各种喜欢的paro哈哈哈哈哈!时髦又细腻是我爱吃的菜!

永无乡:

*先写个短篇还债,给亲爱的 @余洲 两年份的 迟到的生贺文


*一个非常我流的幻想故事,又名《穿越时空的爱恋》




(一)雪里剑


 


那里有一柄剑。


一柄通体黯青、平淡无奇的长剑。


 


喻文州没有透视的异能,但他清楚地知道,剑就在那里。静静地掩埋在雪原洁白柔软的表层之下。


片刻之后,它将重见天日。


被一双温热而生茧的、习武之人的手紧紧握住——


 


因为,这里是他的梦境。


 




(二)光年之外


 


喻文州穿过休息区长长的甬道,来到医疗舱的门前。


门口的红外传感屏散发出柔和的白光,喻文州抬腕,将通讯终端的个人标识对准感应区,屏幕上冒出一行提示:“请验证虹膜信息”。他平视前方,“滴”地一声,荧黄色的指示灯变绿,舱门向两边退开。


 


踏入舱内,一眼便看到穿着白大褂的张新杰,端着一杯茶坐在桌边。见到来人,张新杰抬头致意:“早上好,今天身体感觉如何?”


“早,”喻文州温和地点点头,“还是老样子。”


 


自从两个月前,蓝雨号科考星舰离开联盟,踏上前往BR星系的航行以来,喻文州的身体便产生了一些不适症状。


初时只是睡眠不良引起的大脑疲惫,喻文州并未放在心上。谁想两周之后,当他再次被生理传导闹钟从睡梦中唤醒时,竟感到心口一阵炙烫,隐隐还夹杂着几分灼痛感。他下意识抚上左胸,那里除了一道细长的、伤痕状的胎记外,没有任何异状。


或许是自己的健康管理出了问题,喻文州找到随行的医疗负责人张新杰,请他帮忙做一个身体检查。


 


“除了精神波动紊乱外,一切生理指标正常。”张新杰拿着一叠报告分析道,“由此推断,这种症状应该是心因性的,你有什么头绪吗?”


喻文州微微蹙眉:“我想,是因为做梦吧。”


既然喻文州本人这么说,张新杰思考了一下:“不排除这种可能性。眼下你的精神状态会对日常的指挥工作造成一定负担,我建议采用拟似环境的方式进行调节。”


“戴上这个,”张新杰递给喻文州一个银白的脑波频谱仪,“闭上眼睛,大脑放空,想象最令你放松的环境。告诉我,你在黑暗里看见了什么?”


“一场雨,”喻文州闭着双眼回答,“一场柔和的、蓝色的落雨。”


 


*


拟似舱的舱顶和舱壁是一体的,连成一个巨大环绕的弧形荧幕。此时,四面的荧幕亮起,在漆黑的房间内投射出一场立体而宁静的淡蓝色落雨。


几分钟后,落雨渐渐平息下来,舱内重新亮起白光,张新杰的声音响起:“精神域指标恢复正常,耗时十二分钟三十六秒。”


“比昨天多花了十二秒。”喻文州思索道,“谢谢你,新杰。”


“不用客气,这是我的职责所在。”张新杰好心提醒道,“但你应该也注意到了,调整所用的时间越来越长。虽然这种情况不会对你的身体造成损害,但我还是建议你从根本上入手,彻底解决这个问题。”


“我会试一试。”喻文州说。


 


张新杰的好意喻文州心领了,他说试一试,也并不是敷衍。


只是内心却隐约地意识到,即使做再多尝试也是徒劳。体内的感觉就像寄宿在灵魂深处的什么被人唤醒,逐渐地浮出水面,现于体表。


 


这个梦境是从喻文州的少年时期开始出现的。


 


最初在梦里见到的,是一个黑暗而虚无的空间。周身是一片漩涡乱流,头顶却悬挂着万千星辉,银光清华。


喻文州就伫立在一片残垣之中,他的对面还站着一个身影,面容模糊,手里正举着一把剑,剑尖直指向前,穿透了喻文州的胸膛。


一条荧绿色河流自他们的头顶缓缓淌过,融于黑暗尽处,一片苍苍茫茫的禾草之间。


 


而后喻文州便会醒来。


 


同样的梦境一直重复了很久。开始时是几个月一次,随着喻文州年纪的增长益发频繁,几乎每周都会有两三个晚上陷入这样的深度沉眠里。


而自蓝雨号起航以来,这两个月里,情况更是变本加厉。喻文州每天晚上都会跌入到那个熟悉的梦境中,甚至开始看到一些别的画面。


太过逼真的景象,几乎模糊了梦境与现实的界限。


 


这绝不是正常的现象,甚至连张新杰都无法用现代医学理论来解释。喻文州索性放弃思考,摇摇头,调出存储在指挥室中枢的项目资料查看起来。


他们此次航行的主要任务被称作“BR星系探索计划”,喻文州是蓝雨号科考星舰的舰长,也是这一项目的主脑。


蓝雨号目前距离BR星系还有二百多光年,依照现在的航行速度,再进行几次空间翘曲,半个月后,他们就将抵达这次探测的主要目的地之一——BR-2810号行星。


 


鲜少有人知道,这颗行星原本并不在联盟的探测范围之内。原因无他,实在是BR星系距离联盟太过遥远了。


凭借现有的观测技术,联盟可以探知的太空边界大约在一千一百光年左右,BR星系恰恰处在一千光年开外的边缘,说是宇宙尽头也不为过。


但喻文州却坚持要发起这一探测项目,他力排众议,几乎是一力促成了这一计划的通过,为的正是这颗蔚蓝如情人眼眸的BR-2810号行星。


 


从他在学生时代的课堂上,第一眼见到那颗行星的影像时,喻文州就仿佛听到一个声音在耳畔呼唤他,引诱着他一步一步接近那颗星球。他为此放弃了一流大学的保送机会,进入军校攻读太空探测专业,一毕业就直接加入联盟,又被破格选拔到蓝雨科考舰队,一路晋升,最终成为联盟最年轻的科考舰长。


如今他的梦想就要实现,喻文州只是想象着那颗行星的样子,就觉得脉搏加速跳动。像是宇宙尽头真有什么在召唤他一样,一颗心脏几乎要跃出嗓子眼,飞往那颗蓝色的星球。


 




(三)诛仙煞




世有兵器谱,举凡神兵利器,无所不录。而在这本兵器谱上,排行第一的,却是一把平凡无奇的长剑。


剑的名字,叫作诛仙。


有人说,诛仙是一柄绝世好剑。更多的人却说,这柄剑是上古时期流传下来的凶剑。


相传仙魔之战时,诛仙为魔尊佩剑,曾斩杀过无数诸天仙神。神血有灵,化作红莲劫火,焚锻剑身九九八十一天,血咒凶煞浸没剑中。魔尊不以为意,终被血煞之力反噬,葬身于大战之中。佩剑就在那时遗落凡间,成为后世人口中的诛仙凶剑。


据闻,诛仙剑的历任持剑者无一善终,尽皆横死。却仍有无数人对它趋之若鹜,盖因诛仙攻无不克,得此剑者,无一例外,皆是至尊封号加身,名留百世。


 


没有人比喻文州更清楚这柄剑是如何锋利,又是如何不祥。因为,他正是自这剑中生出的一缕微弱灵识。


 


*


黄少天踏入流离之地的第二十九天,终于如愿找到了这柄传说中的宝剑。他迫不及待地将剑从雪下取出,握住冰冷的剑柄时,眼前一黑,再反应过来已身处幻境之中。


眼前是一片朦胧的白雾,触手湿寒,黄少天眉尖蹙起: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


“此处是诛仙幻境。”一个声音自白雾中响起。


黄少天眼光锐利地扫向白雾,嘴里却仍自顾念道:“这铁剑竟真是兵器谱上排行第一的诛仙剑?奇怪奇怪!我付那二十两银子的时候,可没听说还有这样一道考验。莫不是那百晓生欺我面善?”


说着他肉痛地摸了摸自己的腰间的口袋,那白雾却恍如未闻,兀自问道:“诛仙出,则无敌于天下。你也是为这‘天下无敌’四字而来吗?”


 


“天下无敌?”


黄少天眨了眨眼,笑了:“这倒是好大的名头,不过,本剑圣可从不相信,仅凭这区区一把剑就能让人无敌于天下。”


“既然如此,你所求为何?”


“我是要做天下第一大英雄的人,”黄少天抬首,理直气壮道:“既然是天下第一的大英雄,自然也该有天下第一的好剑来配,你说是不是?”


那白雾似是听到什么意外之语,静默下来。须臾之后,黄少天的耳畔响起风声,他再一眨眼,发现远山影绰,风雪环身,怀中的剑发出一声清越的长吟。


黄少天轻吻了一下剑身,咧嘴笑道:“以后你便要同我一起啦。”


 




(四)巡航日志


 


……


巡航任务第六十五天,完成空间翘曲一次,自坐标GZ-0010-α210移动至BT-1010-Ω810,引擎正常,搭载系统正常,距BR-2810号行星还有一百五十七光年。


 


巡航任务第六十六天,曲速航行三十七光年,引擎正常,搭载系统正常,距BR-2810号行星还有一百二十光年。


 


巡航任务第六十七天,曲速航行二十一光年,引擎正常,搭载系统正常,距BR-2810号行星还有九十九光年。


广角观测仪启动,成功捕捉到BR-2810号行星。


切换到高倍率观测仪,确认扫描星球地貌分布情况。


 


巡航任务第六十八天,曲速航行二十一光年,引擎正常,搭载系统正常,距BR-2810号行星还有七十八光年。


星球地貌分布扫描完毕,海洋覆盖率达百分之八十七,陆地覆盖率百分之十三。


四十三光年后,可以启动远距离生命扫描仪。


 


……


 


巡航任务第七十一天,曲速航行十六光年,引擎正常,搭载系统正常,距BR-2810号行星还有三十光年。


启动远距离生命扫描仪,等待扫描结果。


 


巡航任务第七十二天,曲速航行十光年,引擎正常,搭载系统正常,距BR-2810号行星还有二十光年。


行星生命扫描完成,该星球上没有高等生命迹象。


 


……


 




(五)冰雨出 




流离之地位在大荒之中,是一处人迹罕至的凶境。愈是凶境,自然传闻就愈少。黄少天也是闯入之后,才彻底明白这里是怎么个凶法。


乱象横生。


这四个字足以概述黄少天所遇到的一切。前一刻还天朗气清,后一刻便风雪摧折。又或者前脚才迈出黄沙朔漠,后脚便踏入幽深老林。一言蔽之,流离之地步步险境,饶是黄少天剑法已臻化境,也还是几次三番死里逃生,一身狼狈。


 


“真是夭寿!”黄少天艰难地在夜间的山林中跋涉,嘴上还喃喃抱怨着,“这鬼地方我真是一刻也不想待下去了!”


他也没有想到,这几日天色统共才亮了三个时辰,使回程的路走得比来时还慢上许多。更要命的是,在这荒郊野岭,十天半月也遇不见一个鬼影。没人陪黄少天说话,他就同自己新得来的剑唠叨不休。反正在黄少天眼中,这剑有灵性,又不会长腿跑掉,就算不能开口,也总好过整日寂寞,闷成一只葫芦。


 


肚子叫了几声,黄少天舔舔唇,口中念道:“等离开大荒,我们就去最近的醉仙楼,叫上两只醉仙鸭,再来几坛桃花酒,痛痛快快地醉一场怎么样?”


想着他又自顾自摇摇头:“不好,不好,还是先去钱庄里弄点银两,总不能再拿你去抵债——不过瞧你这模样,浑不起眼的,想来也抵不了几个盘缠。”


 


正计较间,剑身发出一声嗡鸣,黄少天脚步一顿,双眼微眯,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,一双双绿幽幽的眼睛浮现出来。


“是苍狼群?”黄少天歪了歪头,“我说伙计,你该不会真是把凶剑吧?怎么遇见你之后,我连运气都变差了?”


嘴里这么说,他的面上却无所畏惧,反而勾唇笑了一下:“不过看样子,还有比我运气更差的。不知道苍狼皮能换几个钱?”


 


说着黄少天闭上眼睛,心念稍动。


剑出鞘。


苍狼群发出一声嚎叫扑了上来,黄少天却不疾不徐,以他所在之处为中心,方圆三丈之内,竟忽然落下了蓝色的雨水。雨水像是灵力凝成,自半空降下,带着寒气,落到苍狼的皮毛上,便湮没无踪。


黄少天就像背后生了眼睛一样,他的剑极快、极稳,刺进狼的肚腹之中,滚烫的鲜血便喷溅而出,跟着雨水一起落下。苍狼发出软弱的呜咽,好似迷惘与恐惧。黄少天借着狼群退后的罅隙,看准一个方向破困而出。


夜雨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,黄少天隐匿着身形穿行在林间,身后是追逐的狼群。他知道,剑法再高超,也及不上狼群的数量之多,想要活命,就得逃远一点——


 


却没想到黑夜之中,脚下陡然踩空。黄少天向着山崖下坠去时,才意识到此处是一步一绝地的流离之地。


想到江湖人尽皆知剑圣因踩空坠崖而陨落,黄少天不禁咬牙切齿,刚想在死前骂两句这鬼地方,却倏然感到剑光大盛,他被什么人在半空托了一下,接着两人双双坠入崖底寒潭之中。


 


醒来时,黄少天发现自己躺在干燥的山洞中,身边还生着一堆柴火。火光对面坐着一个面容端方的陌生男子,见到黄少天醒来,他微微笑了一笑,仿若春风拂面:“你醒了。”


黄少天有些发懵,怔了半晌才忆起坠崖时的景象:“你是……诛仙剑灵?”


“少天,”男子摇了摇头,“诛仙乃是剑上凶煞之名,并非此剑原名。”


黄少天意外地挑了挑眉:“此剑何名?”


“冰雨。”男子目光微闪,“剑名冰雨。”


“好名字!”黄少天赞叹一声,忽而又问:“那我便称呼你……冰雨兄?总觉得哪里怪怪的,好像在叫冰雨剑……”


“那我便借当年殉剑的仙君之名一用,”男子笑了笑道:“就叫我文州吧,喻文州。”


 


一阵冷风夹杂着风雪卷进山洞,黄少天不禁打了个寒噤:“这雪下了多久了?”


“有段时间了,”喻文州示意他靠过来一点,“包袱里的衣衫都已烤干了,把你身上的换下来吧。”


黄少天也不避讳他,脱下内衫,露出精瘦的后背,就打着哆嗦往喻文州身边靠。喻文州眼带笑意把衣物递给他,黄少天三两下换好后,挨着喻文州坐下来:“还是你身上暖和,我以为剑灵都该是冷冰冰的。”


“你说的也不错,但我是化形,与灵体自然不同。”


“哦,”黄少天眼珠子滴溜溜转了转,又凑近了一点,“文州,我问你,诛仙凶煞……是怎么样的?”


果然还是藏不住话,喻文州看他一眼,假装沉思:“唔,这个么……反正不会让持剑人一脚踩空,跌下山崖。”


眼见黄少天脸皮薄红、张牙舞爪扑上来,喻文州笑着抬手挡了一下:“我以为你不会信这些。”


“也谈不上信与不信,我就是有点在意这个说法。”黄少天想了想说,“不过我爹说过,当年我出生时,有个癞头和尚给我算过一卦,说我是天生鸿运的命格。就算真有什么凶煞,保不齐到我身上便不灵验了。”


“少天,你不会有事的。”喻文州望着黄少天被火光映亮的面庞,眸光温存:


“我是剑灵,自然我说了算。”


 




(六)末世千年




星舰降落在BR-2810号星球地表的第三天,已经将有效资料收集得七七八八。


根据分析结果显示,这个星球经历过一个气候巨变的大灭绝时代,洪水泛滥,地表沙化严重,只有少部分废墟和建筑物保存下来。但这对于科考团队来说,已经是一笔非常巨大的财富。


他们将现有所能搜集到的文字记载导入星舰的中枢系统,交由最尖端的处理系统进行解读与翻译,密密麻麻的文字呈现在控制室的巨型屏幕上。


喻文州和郑轩坐在屏幕前,戴着增强脑波处理的设备,眼睛一瞬不瞬地凝视着滚动的字句,从中筛选着他们所需的信息。


突然,喻文州的目光被一个名字吸引住了:“剑圣”夜雨声烦。


 


他将这部分资料从系统中抽取出来,细细查阅。由于历时千年,又经历了一场大灾难,关于剑圣的记载仅有零星的只言片语保存下来。大致能分析出的结论是,剑圣终其一生都在追求剑道极致,曾只身闯入大荒之中,得到过一柄天下第一的宝剑,后又前往渤海归墟,不复归来。


喻文州的手颤抖了一下,心口突然又产生了那种烙印般的灼痛感。他急急地调开星球的地表图,目光在上面仔细地逡巡着。


 


“有发现?”郑轩被他的动作吸引,靠过来问道。


喻文州点了点屏幕:“这里。”


“有什么问题?”郑轩疑惑地看向地图,“只是一片普通的海域。”


“这里有一个人。”喻文州的手指划过地图,放大,画了一个圈,“就在这个方位,海面的下方。”


郑轩像听天书一样看看地图,又看看喻文州:“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?生命扫描仪的结果显示,这颗星球上并不具备高等生命。”


“不是玩笑,”喻文州说,“这是我的推测。”


换了任何一个人站在这里,说出这样的话,郑轩都不会相信。但他在蓝雨也有些资历,对这位年轻的舰长有一种盲目的信任,于是他犹豫了片刻,问:“要不要先派无人艇下去探测一下?”


喻文州点点头:“就这么办吧。”


 


郑轩收到命令,立刻向系统下层发出指示。喻文州转过身,透过一整面巨大的舷窗望向舰桥之外的世界。目之所及皆是荒凉的沙漠,血红的落日正从远方沉敛入地平线,给这颗冰冷低温的星球染上了壮丽的一笔。


少天,喻文州默念这个熟悉的名字。


他的目光穿过遥远的荒漠和海平面,落在世界尽头的某处,心中想道:你会在那里吗?




TBC





 
转载自:永无乡
评论
热度(110)
© 余洲/Powered by LOFTER